柳冠中:中國設計要走獨立之路
發布時間:2018-11-11 23:39:48| 瀏覽次數:

1.jpg

 

  柳冠中,1984年創建了我國第一個“工業設計系”,是我國工業設計學術帶頭人和理論家。年過古稀依然擔任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責任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。他的“生活方式說”、“共生美學觀”、“事理學”等理論方法在國內乃至國際設計界都產生了導向性影響,形成了中國自己的設計理論體系。

 

1、設計要解決實際問題

 

  柳冠中:1974年底,我有機會進入到當時的北京建筑設計院研究室工作,接的任務就是室內設計。為外國領事館設計燈具,我當時在北京主要燈具廠蹲點了一兩年。我發現燈具設計存在很大問題,很多燈具就是為了好看,而且都是照貓畫虎。即使如人民大會堂宴會廳如此金碧輝煌,但當木制的三米吊頂層上的白熾燈全部點燃時,溫度非常高,因此每次開宴會都需要有一個消防班待命,甚至有因消防員好奇而出現過金屬工具掉落,倒插到餐桌上的事故。

  根據調研,我把自己設計的隱蔽式燈具圖紙交給當時燈具工廠總設計師,他卻說你設計的叫燈嗎?原來在總設計師心中只有人民大會堂那樣的大型吊燈才叫燈,然而西哈努克行宮的層高根本滿足不了這個要求。有亮無型竟然不叫‘燈’?但經過反復論證之后,后來實際施工中就是根據我的設計做的。這讓我突然明白一個道理,我要的不是燈,而是照明,這也是我延續至今的理念,設計要解決實際問題。設計一個東西是要能被制造、流通、使用和回收。

  1978年恢復高考,工藝美院也恢復辦學,但當時老師嚴重短缺,工藝美院就寫了份報告,要求招收研究生,并上報相關主管部門。我當時就抓住了這個機會,重回工藝美院,攻讀工業美術專業研究生也就是后來的工業設計,仍在潘昌侯和奚小彭的指導下學習。我的畢業論文題目是《標準化組合化之美》,也是基于當時做燈具設計實踐的研究基礎上完成的。

 

2、設計界被科技和商業綁架了

 

  柳冠中:我一直在講課當中強調工業化概念,這是結構概念,這是系統概念,錢老講了一輩子系統。

  中國的城市設計,不光世界上,所有的學術界,大家講的都是元素、元素、就是不講結構。不講系統,強調的都是個人、精英,這是不對的,這不是工業化。德國足球之所強大,是因為德國足球隊是團隊,強調整體的力量。咱們中國現在問題實際上還是小生產社會思想,還是沒有系統觀念。

  這樣思想下進行的設計不是工業設計,是商業設計?,F在市面上大多數都是針對時尚進行的設計。時尚是什么?時尚是短命鬼,是商人掙錢的最好的借口。他們利用老百姓這種追求時尚的心理、利用品牌優勢打動消費者讓他們進行消費。

  所以,現在是設計太弱了,設計根本沒有立場,整個設計界基本上被科技和商業綁架了?,F在大家都想著掙錢,設計界也天天講商業模式。設計師講商業模式這是班門弄斧的行為。設計師的優勢不是商業模式,商業模式那是商業的事。而科技是雙刃劍,可以造福人類,也可以毀滅人類。商業只要不違法,什么事都做得出來。他要利潤,要流通,要掙錢,所以都提倡時尚。

  給技術做包裝,給商業做包裝,這是中國設計的問題?,F在迫在眉睫的問題是我們設計界不清醒。這些問題不解決,中國的設計不能獨立,永遠是商業奴隸。設計要有理想,那理想就是什么?就是人類未來不被毀滅是靠設計,而不能只是商業、科技。

 

3、藝術關注個人,設計受惠大眾

 

  柳冠中:我經常說藝術是很美,是皇冠上的寶石,是金字塔塔尖但是藝術追求個人,我跟你不一樣才有價值,對不對?我跟你一樣那是拷貝,就沒有創新價值。所以藝術追求什么?浪花掀起來,陽光照上去,五彩繽紛的出彩虹好看,對不對?設計和藝術之間有千絲萬縷地聯系,但是最根本的一點不一樣,我們關注的不是浪花。商業關注浪花,藝術關注浪花,科技關注浪花,而我們設計關注什么?海平面是否提升,這是我們工業設計的責任。因為工業設計最大的優點就是把過去被少數人壟斷的所謂的藝術,皇家的、有錢人的工藝美術的東西變成了讓普通老百姓也能夠享受的文明。因為它大批量,因為它價錢降下來了,它能普及到民眾,這是工業革命以后最大的業績,也是對人類最大的貢獻。

  工業設計恰恰讓大部分老百姓受惠,而商業恰恰利用這點,向大部分老百姓收錢。而我們現在社會不明白這點,我們設計界自己也不明白這個。

 

4、必須從戰略的角度去設計

 

  柳冠中:作為設計來說,最重要的是目標,而不是功能、形式?,F在中國的設計公司多起來了,企業都在搞所謂新產品,一年出一萬個新產品,也不見得能使中國強起來。不深入研究中國的需求、塌下心來打好基礎。我問你,明年洗衣機什么顏色?這能從市場調查出來嗎?看著好像是走群眾路線,其實真正的還是扯群眾的尾巴。

  所以,必須從戰略的角度去設計。我經常說,我設計的不是杯子,我賣的不是杯子,你要是設計杯子你設計500年還是杯子,但人實際上要的不是杯子。要的是什么?設計思考的是不同人在不同環境、不同時間、不同條件下解渴的工具,這是設計師的思維。

  外觀是設計最淺的層次,設計師是要解決問題的。這就是我提出的“事理學”,就是做“事”,解渴的“事”在先工具在后,是被選擇的、被定義的。

  其實中國人的傳統精神是對的,中國人講“事物”、“事物”,事在先物在后?,F在我們被“物欲”迷惑了,若整個民族都把占有物放在前面,那就真腐敗了。

  再比如,手機,就是為了解決人們通信、記錄、傳遞信息的問題,但也許再過幾年,手機的概念就沒有了,也許一個墻面就可以實現了。這才是設計,不是物是事,是解決問題。

  當然,光靠設計師一個工種,當然不行了。設計最大的特點還是分工合作。所以沒有什么狗屁大師,把設計當明星去捧,那又會走彎道。設計是把各專業、工種集成整合一起解決問題的,不是你一個人能完成的。

  企業家要有這樣的意識,并不是說今天賣杯子明天賣煙灰缸,這不叫轉型,杯子還是杯子,但要把產業鏈做好,要加深合作,不要自己去弄材料,做電鍍,商業環節盡量減少。成本就降低了,那競爭力就大了,利潤就提高了。這就是要有一個整體協調的產業鏈。

 

5、未來中國設計要走的是獨立之路

 

  柳冠中:說到遺憾,就是中國的或者世界的設計并沒有真正到來,這也是我的夢。我希望中國的設計走中國自己的設計路,不走現在我們市場經濟這條路。市場經濟可以搞,你死你活你發展是你的事,但是市場經濟必須還有一個配套的東西,就四兩哪怕他是撥千金的,就是國家戰略,就是人類民眾的底,就是中國方案,而這個國家政策我們是有的。

  設計未來應該想辦法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,跟商業去平起平坐的討論,跟科技平起平坐討論去博弈,起碼要博弈一個商業、科技、設計三足鼎立的局面。這三者是互相需要的,1萬年也需要這樣,所以未來設計還要走上一條獨立之路。

  設計師最靠近人的核心本質的,我們都是以人為本,而人不是空洞的。抽象的人是一個具體的社會人,就是我們中國的人或者世界現在77億人馬上80億了,中國13億人,我們考慮的時候要考慮到中國人大多數人去進行系統設計,就是現在講的服務設計。


 
 
唐山文創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冀ICP備18012085號-1 電話:13171517795

掃一掃關注公眾號

微信
咨詢
電話
13171517795
重庆快乐十分网址是什么